•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鄉塘

    2021-02-22 09:16:54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鄒和陽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時近年關,遠在他鄉,老家村口那方池塘昨夜又入夢來。一時間,許多往事在心中涌動,仿佛又回到了遙遠的童年。

      老家鄒家屋場,依山傍水,綠樹掩映。清澈的渠水環繞,在村前歡快地流過;四周是無垠的稻田,春天滿野的紫云英散發著芳香。夏天的碧波漫染秋天的金色稻浪無休止地向遠處漫延……

      池塘如同一面碩大的明鏡鑲嵌在村口。渠水蜿蜒地注入池塘,兩岸柳條隨風蕩漾。池塘的東北角,有一棵高大的木子樹,遮住了小半個池塘,樹下橫著一截石板。池塘沿岸有五六處石板,方便村民在池塘里洗衣物。那時衣物都是手洗,有節奏的棰衣聲,至今猶在耳畔。孩子們最喜歡在這棵木子樹下玩,抓青蛙,捕魚,游泳,美好了所有的童年時光。每年暑假,池塘都給了孩子們無窮的樂趣。寒假里,池塘則給了我們滿滿的期待和向往。

      臘月干塘,大多是兩三年一次。遇上干塘的年份,村民會在塘的最深處架上水車,把水完全弄干。隨著水位的下降,石板會漸漸露出水面,孩子們會爭先恐后拿起鋤頭去石板底下淘“寶”。所謂的“寶”,大概是硬幣,或是紐扣。硬幣和紐扣都是衣服清洗時被落下的,混入了泥沙之中。這樣的淘,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,會淘出一堆一分、兩分、五分的硬幣,或是一堆精美的紐扣。

      生產隊也在池塘里養魚,會撈起許多魚來。魚會分到各家各戶。魚的大小品種不一,為顯公平,常常是按戶分成數份再抽簽確定。最受歡迎的是鯉魚,鰱魚頭大肉少,都不大喜歡。年底時分魚,剖魚、腌魚、曬魚給過年增添了不少熱鬧的氣氛。

      干塘后會清淤泥。手挖肩扛,把塘泥擔上岸曬干后當作肥料送往稻田。清淤泥既維持了池塘的容積,也改善了稻田的土壤。清淤泥后,會在池塘又放入魚苗,任其瘋長。

      村口那棟老屋正對著池塘,陶奶奶就住在那里,她家曾是我幼兒時代的紅孩子班,相當于現在的幼兒園。房子高大敞亮,夏天特別清涼。陶奶奶是我外婆的閨蜜,還有一位孟奶奶也是,外婆帶著我,三位老人經常一起喝茶,拉家常。

      塘對面的山上,栽有許多紅薯。挖出來的紅薯,堆成了小小的山崗。在糧食不足的年代,紅薯頂半年口糧。母親帶領我們將紅薯先在池塘里洗凈后,或切丁,或切片,或刨絲,晾在山中的巖面上曬成薯干。薯干是很好的雜糧,常作為冬春青黃不接時候的主食。

      紅薯挖后,父親帶領我們將薯藤掛在屋檐下。從秋到冬,讓它自然風干。薯藤是冬天里喂豬的好飼料。母親常常利用晚上的時間,將藤用刀剁成半公分長的碎段,再加入米糠煮熟,拿去喂豬。豬長大后,除了上交國家外,自家還能殺一頭豬過年。村里有一個不成文的習慣,無論誰家殺了年豬,都會給家家戶戶送一碗豬血湯,條件好的還會往豬血湯里加一些豬肉。殺年豬的時候,小哥哥們常常會爭搶豬腳趾殼殼兒,在搶到的豬腳趾殼里填上一些碎豬油,放入用棉花自制的燈芯,做成小燈籠,帶著小伙伴在村子里歡快地游戲。

      村莊的對面,是廟坡山。在廟坡山西側,是我啟蒙的學堂。記得那時,老師常帶領我們登廟坡山。廟坡山上,依稀可見昔日的戰壕,不時還可撿到當年留下的彈殼,老人們說,那是狙擊日本侵略者入侵的戰場。戰爭十分慘烈,血水染紅了坡東側那口山塘。

      兒時,站在高高的廟坡山上,我就想,長大了,我一定要去為祖國放哨站崗。后來,生產隊分成了幾個組,再由組分田到了戶,我也入伍到了廣西邊防。家書中知道村民蓋起了新房,池塘也被承包了。再后來,我回到鄒家屋場,看到池塘四周都用水泥硬化了。已不復兒時的模樣。

      然而,記憶中兒時的那方塘,依舊在腦海里。夢魂縈繞。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草莓秋葵菠萝蜜黄瓜丝瓜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