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二姨

    2021-03-01 10:00:10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汪珍璽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二姨住在陳家坡,離我老家有三十多里路,因為山高路遠,我只是小時候去過二姨家一次。

      時光如梭,如今我已是快五十的人了,嘴上老說著要去二姨家看看,可因種種原因就是沒有成行,腦海里也就時常想起唯一一次去二姨家的情形,想起來仍記憶猶新。

      那次去給二姨拜年,我是和小舅一起去的。小舅那時也不大,十三四的樣子。吃過早飯,我們就一路有說有笑地出發了。先走十幾里路到新紅村,再脫掉鞋襪,卷起褲子,淌過一條冰冷刺骨的小河,然后翻一座大山,山那邊就是二姨的家。

      二姨的家是棟木房,板壁和柱頭顯得很陳舊,深色的瓦面也很有些歲月了。房東頭是廚房,中間是堂屋和臥室,西頭是豬圈和牛欄。站在二姨家硪場向外望去,眼前十分敞亮,遠處群山疊巒白霧繚繞,一覽眾山小的絕妙美景盡收眼底。

      見到我和小舅,二姨非常高興,將我們請到屋里燒火烤,怕我們餓了,趕緊端出米泡兒給我們吃。二姨還叫來表弟表妹,小孩在一起,氣氛很快變得熱鬧起來。

      我們烤得渾身暖和,在屋里呆不住了,便一窩蜂地來到屋外。外面風光正好,還有白雪未完全融化。東邊多是低矮的大石頭,還有大片舒緩起伏的土地,有些地方栽有樹木、莊稼和蔬菜,這可是打雪仗捉迷藏的好地方。于是,我們幾表兄妹就在這里忘情地玩耍開了。

      直到傍晚時分,二姨一聲喊吃飯,我們才歸屋。餐桌上,二姨做的菜特別豐富,有香腸、血豆腐、綠葉子蔬菜……香噴噴的。還有用瓦罐熬的豬蹄膀。這豬蹄膀我特別喜歡吃,二姨熬得軟軟的,一咬就落口消融,二姨給我夾了好幾坨,直到我連說吃不下了,她才呵呵地笑了。

      到了晚上,二姨這里就沒什么好玩的,屋外漆黑一片,只有山風呼呼地刮過。那時還沒有通電,照的是煤油燈,等洗漱完后,我們就圍坐在火塘邊烤火?;鹛晾锓胖粋€大樹兜,正熊熊燃燒著,整個屋子溫暖祥和?;鹛辽戏娇坏氖且粔K塊臘肉,金黃黃的,那是豐收的象征。

      火塘里的火燒得正旺,屋里也很熱鬧。二姨問,你們喜歡唱歌嗎?我說喜歡,就是不會。二姨說我給你們唱一首。我們異口同聲說要得要得,熱烈地鼓起掌來。二姨輕聲唱起了一首首優美動聽的歌。那晚二姨的歌聲,唱到了我的心坎上,令我終生難忘。

      二姨住的這地方自然條件差一些,但她一家卻把日子過得殷實,堂屋里堆滿了大南瓜和冬瓜,過冬的蔬菜也很充足,偏屋的地窖里還儲藏有滿滿一窖紅薯,再看看豬圈里,喂了兩頭小豬,牛欄里有一頭大黃牛,正慢條斯理地咀嚼著稻草,還養有土雞。這些都是二姨和姨夫一家辛勤勞動所結的碩果。

      轉眼幾十年過去了,現在表弟表妹們早已成家立業,都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,二姨兩夫婦也在家安享幸福晚年。

      前不久,在外地工作的表弟發了一個朋友圈,圈里照片是他的老家。原來二姨家早已修了新房子,房子坐落在綠樹叢林中,潔白的瓷磚墻面,非常漂亮,特別養眼。

      二姨在電話里告訴我,現在黨的政策好,她們那邊山坡上的水、電、路全都弄好了,非常方便,村民們生活也都富裕了,說有時間一定去她家玩玩。

      掛了電話,我既興奮又愧疚。興奮的是,我為二姨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感到高興;愧疚的是,這么多年了,我居然到二姨家僅僅去過一次。

      眼下,正是春暖花開的好時節。心想:抽個時間,我一定要帶著老婆小孩去二姨家好好走一回。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草莓秋葵菠萝蜜黄瓜丝瓜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