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一棵樹的生命姿態

    2021-03-14 11:14:58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路來森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人有百樣,樹有百態。每一棵樹,都是有它特定的姿態的。

      一棵樹,會成為什么樣的姿態,并不是它自身決定的,而是由它的生長環境決定的。比如,肥沃、平坦的土地,生長出來的樹木,姿態就大多是挺拔、高大的,人們常說“橡樹一樣活著”,或者說“活得像一棵樹”,通常就是以這樣的樹作為參照的。

      具備這樣姿態的樹,也多有“大用”,要么做棟梁,要么做美器。

      而并非所有的樹,都如此幸運,更多的樹,也許會生長在磽瘠的山嶺薄地之中,或者生長于深溝大澗、懸崖峭壁之上。它們不能像人一樣,可以對環境作出自由選擇,它們只能任憑一只鳥兒銜叼,或者一陣風的猛吹,鳥兒把種子銜叼到哪兒,它們就在哪兒生長;大風把種子吹落在哪兒,它們就在哪兒安家。

      于是,生長于磽瘠之地,或者深溝大壑中的樹,就呈現出姿態萬千的景象。

      它們,賦地形而生長,有的,于小塊土地上,叢密集結;有的,從夾縫中,崛然而起;有的,于碎石間,錯落分布;有的,在高坡上,挺然而立;有的,則于懸崖間,橫空生長;有的,在風口處,幾經風吹,主干扭曲,彰顯出一份倔強生硬的力量。

      在一些深山峽谷之中,我們就經常見到一些樹,生長在懸崖峭壁上。陡崖壁立,崖下深不見底,溝崖間的風,呼呼地吹著,刀削一般,仿佛要把一切生命都切割掉。而一些樹,卻就在這峭壁上,挺然而生了。它們的根,深深地嵌入壁崖石縫之中,一些根,還裸露著,節瘤累累,像碰撞出的累累的疤痕,可以看出,風雪雨霜,在其身上斧鑿的痕跡。根,并不多,就那么幾條,可你很難想象,那么幾條根,竟然還能支撐起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??伤鼈?,就做到了,以一種讓人難以想象的生命姿態。

      這樣的一些樹,通常不會有高大、挺拔的主干,但它們卻仍然能于懸崖峭壁間,“向前”生長,“向上”生長;仍然能讓眾多的枝條紛披毿毿,呈現出一種美的姿態。是的,它們可能不會成為“棟梁”,也不會被制作成美器;但只要活著,它們就能遮下一片綠蔭,就能形成一種支撐或依托,一只蝴蝶,可以在它們的枝葉間翩翩飛舞;一只飛累的鳥兒,可以依靠在它們身上,作出短暫休憩;最重要的是,它們像所有的樹一樣,于默默無聞中,涵養水分,為氣候的調節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為大自然增添一份綠色。

      我曾在一個山口處,見到一棵樹,它的主干,下部挺直,上部卻呈S狀,扭曲著;枝條不是很密集,了了的幾根枝條,疏落而堅硬,鐵鑄一般。

      我站在那兒,久久地凝視著。我知道,北方多西北風,特別是秋冬季節,凜冽的西北風,寒風刺骨,強烈地吹拂著一切,也改變著一切。而這棵樹的扭曲,一定就是強烈的西北風所造成的。我在想,它該是承受了多大的力量啊,而且,這種“承受”,不是一時一日,而是一天天,一年年……看看那扭曲的程度,強烈、生硬、倔強,毫不講道理;靜靜地傾聽,你仿佛能聽到它骨節扭曲時,發出的咯吱咯吱的聲響,它在呻吟,它在抵抗,它在拒絕;在抵抗和拒絕中,它不得不扭曲,變形,最終,形成自己獨特的生命姿態。

      或許,與通常的大樹相比,它失去了挺拔之美,但它,卻獲得了一種抗拒之美,一種力量之美,一種更具硬度的生命之美——它的生命姿態,更值得人們去敬重,去仰慕。

      樹有百態,如果單從形狀姿態而言。

      不過,所有的樹,卻都又有著一些相同的生命姿態,諸如,它們,都向著陽光生長,都向高處生長;它們汲風飲露,涵養水分,美化環境;它們櫛風沐雨,卻為別人擋風遮雨,并灑下一片綠蔭;它們不求聞達,無欲無求,最終,卻把一切,都貢獻給人類,等等,等等。

      這才是一棵樹的最本質的生命姿態——一種形而上的姿態,一種高尚的姿態——“活得像一棵樹”,就是要活出像一棵樹一樣的高尚的生命姿態。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草莓秋葵菠萝蜜黄瓜丝瓜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