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山村在京官的心窩窩里(報告文學)

    2021-03-22 10:52:25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郭紅艷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倉關峪在桑植算個大村了。占地三萬四千畝,有山林近兩萬畝,水田耕地一萬多畝。照說,該是個過日子的好地方了。

      可它似乎并沒有因此攀得福祉。

      這里的人們,依然保持著原始的農耕勞作,種兩畝薄田,養幾只雞鴨。在離村部不出五百米的地方,破舊的巖屋依然倔強地矗立著……

      這塊古老的土地上,居住者大多為土家族人,地處偏遠的武陵山脈腹地,交通閉塞,經濟落后。因為窮,村里好幾個男人的老婆都偷偷地跑了,離婚證都沒去領。

      為了扶貧,他帶著博士妻舉家遷往深貧縣

      時鵬,三十多歲,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光電部計量二處專利審查員。正科級干部。

      時鵬年輕的妻子,是中科院植物所博士。

      二零一六年年底,時鵬正在辦公室審查資料,突然接到單位人教處的電話,問他可愿意隨工作隊去山區扶貧。時長兩年。

      那一晚,時鵬翻來覆去沒睡著。

      他在機關整整呆了十五年,都沒接觸農村。農村的另一番工作景象,對他有著巨大的吸引力??墒?,如果自己去了,事務纏身的妻怎么辦?才三歲的幼兒怎么辦?

      妻看出他有心事。摟著他:“說說,啥事?”

      時鵬猶猶豫豫地說了自己的想法。他想,去農村肯定是沒戲的,得不到忙得團團轉的妻的支持。

      哪曉得妻樂開了花:去!我也跟著去!

      “你也跟著去?”時鵬頓愕。

      “是。我也去,我喜歡農村?!逼薅ǘǖ乜粗?。

      時鵬一下喜出望外,可轉眼又嘆了口氣,“你也去?你的工作怎么辦?”

      “辭了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“收入怎么辦?光我一個人的工資可養不起家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“沒事,我會彈古箏,也會英語,去那邊后我演出,辦培訓班。我一個堂堂受過高等教育的復合型人才,到哪里都可以養活自己的。再說,我還是博士呢,實在不行,也可以在網上接些遺傳基因檢測和解讀工作補貼家用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妻信心滿滿。

      可時鵬心里一點底都沒有。

      妻兒都帶著,可是舉家遷徙啊。兩年時間,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這一去,孩子的幼兒園都得在落后的貧困山區里上,孩子會適應么?吃得起這個苦么?妻還要辭了那份體面的工作,一月八千塊的工資也沒了,自己那點工資夠開銷么?

      ……

      心里實在是沒譜。

      不帶妻兒去吧,一走,妻明顯顧不過來。帶妻兒去吧,去山區生活還真是個未知數。他知道妻熱烈地舉手要去是因為愛他,離不開他。在感情上離不開,在生活上也離不開。

      那晚,時鵬一宿沒合眼。

      好幾天,他都心事重重。心里激烈地斗爭著:去?不去?不去?去?

      矛盾了三天,他堅定地跟人教處回了話:去。帶著家人一起去。


      我見著時鵬的時候,在二零一八年十月。

      那時,他已在桑植二戶田、倉關峪兩個村干了一年半的駐村幫扶工作。除了妻兒,他把年近七旬的老岳母也一起接了過來。岳母身體不好,需要時刻照顧,前不久還因為突發性耳聾、疝氣,在醫院各住了兩個星期。

      在這一年半里,他和妻在山區意外地孕育了第二個孩子——在農村的幫扶歲月里懷,在農村的幫扶歲月里生,是個胎教里都有扶貧的“幫扶寶寶”,和當年桑植縣二萬五千里長征中的小紅軍一樣。

      他的博士妻,除了分娩時期,白天在一所學校做古箏教師,晚上則在網上翻譯醫學論文以補貼家用。

      三歲的兒子,已經在山區幼兒園上了學。

      擁抱山村,那份血溶于水的深情厚誼


      這支駐村幫扶隊一共三人。

      隊長李明,四十一歲,正處級干部,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設備資源管理處處長。

      駐村第一書記,時鵬。

      隊員蔣鶴鳴,三十五歲,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正科級干部,專利審查員。老家就在駐地的鄰村,是靠發奮讀書融入北京的大山的女兒。


      見到時鵬那天,正下大雨。

      我們頭天約了八點在縣委見面。離八點還差幾分時,一輛“京N”牌照的車利索地從縣委右邊的馬路上拐進來。一位帶著黑框眼鏡,高高瘦瘦的年輕干部從駕駛座上跳下來,在大雨中撐開傘向我跑來,臨到面前放慢速度,禮貌地和我打招呼。

      “我們隊長今天要參加縣里的常委會議,忙得很,不然他可以和咱們一起回村?!彼f。

      對于返村,他用了“回”字。

      車上還有一名留著短發的年輕女干部。時鵬指著她向我介紹:“這是鶴鳴?!蔽乙惑@,我一直以為蔣鶴鳴是男性,哪曾想是名窈窕的女子。鶴鳴長相清秀,言語親切,周身散發著一種女性特有的寧靜力量。


      二零一八年的幫扶點,在陳家河鎮倉關峪村。

      倉關峪地處大山深處,離湘西十八洞村兩百余公里。

      這是一個極度貧窮落后的村子。

      村里三千多人,勞力不足一半,老弱病殘占了相當大的比例。村里光吃低保的、國家兜底的就有二十六戶近百人。近兩百人是殘疾。全村725戶,214戶貧困,貧困發生率高達24.9%。這是什么概念?二零一二年底,全國貧困發生率10.2%。二零一六年底,全國貧困發生率4.5%。全國村級脫貧標準是貧困發生率低于2%。倉關峪村的貧困發生率,比脫貧標準的十二倍還多!

      作為駐村第一書記,看著老百姓破敗的家園,經濟上的拮據,時鵬心憂如焚。


      幫扶隊邊在村里走訪,邊找村干部促膝談心。

      經過幾番商議,他們和村里一起制定了《倉關峪2018-2020年脫貧攻堅發展規劃》。規劃里,首先解決的是路。

      麥子灣至滿家坡通毛路那天,村民們都激動得紅了眼眶,抹了淚,那么多年那么多年如騾馬般的肩挑背負,終于盼來了好日子。

      這條公路,花了六十多萬。為了能通車,坡度太陡,就挖山;為了能通車,懸崖太峭,就鑿壁。一個目標,就是要通路。路一通,山里七十二戶三百多人奔走相告,自發放鞭炮慶賀。七十二戶,近一半貧困。

      光二零一八年一年,幫扶隊就幫村里修成了三條公路。投入資金近四百萬。全村二十四個組,基本實現了組組通路。上街至毛埡那一條公路,就花了近兩百萬。隊長李明說,這條路是通村主干道,西接國道,投入大一點是值得的,修好這條路可有效帶動全村乃至全鎮的經濟發展,對提升、優化全鎮的公路布局也有重要的意義。

      三年里,工作隊共為村里建成四條路、七座橋。這些幫扶資金,都是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干部們從辦公經費里節省出來的。國家知識產權局不是行業扶貧單位,沒有扶貧資金???,資金一直都是自掏腰包。


      鏡頭拉回我和時鵬書記碰面的第一天。

      那天,我們和鶴鳴三人回到倉關峪,并沒有立即到駐地辦公室,而是直接去了滿是泥濘的山里。

      村干部用大卡車剛從省里拖了四萬多株白茶苗回來??h里指導栽茶的技術員也剛到,部分村民正圍攏著。今天,村里要帶領村民一起學栽白茶。

      天空飄著雨,落在身上,寒涼寒涼的??蓵r鵬和村民們,一身熱乎勁兒。擼著褲管,挽著袖子,弓起身子跟在技術員后面。

      沒有一個人想起雨具。

      倉關峪村的白茶產業共一百五十畝。村書記龔照琴也跟在技術員后面,認認真真地學插苗、施肥、培土……


      晚上。

      村委會開周例會。

      學文件、排任務,一直忙到深夜十一點。

      這場會議,是我在山區農村見過的最正規的村級會議。他們居然有大紅頭的會議議題。這是大山的縣城里一般機關單位都沒有做到的。

      會議中,村書記龔照琴儼然是“師長”,緊鑼密鼓地鋪排各項工作。駐村第一書記時鵬則坐在他的一側,聚精會神地聽著,偶爾點點頭,偶爾提點指導意見。

      陽光灑在原野上,大地煥發著勃勃生機


      龔照琴是老村支書了。高大的個子,黝黑的皮膚,身上透著一股果敢、堅毅。

      四十五歲的他,已做了近十年的村書記。

      龔照琴雖然干了好些年村書記,但幫扶隊剛到村時喊他主持黨員會,他還是懵圈了。

      他居然不知道在這個正規的黨員大會上說些什么。

      這次的黨員大會,召齊了全村近百名黨員。

      會前駐村第一書記時鵬跟他說要開個專門的黨員大會,他以為時書記會親自主持,沒想到時書記讓他上陣。駐村幫扶隊長李明說得那些“五化建設”、“三會一課”,等等,他好多都聽不懂。

      他一時愣在那里。不知道該怎樣“正式點”主持這個黨員會議。時鵬說,你的會議議程呢?你就按議程來。

      龔照琴心里更著慌。這位土生土長的村書記,在鎮上開過會,在縣里也開過會,看到過會議議程,但就是自己村里從沒辦過會議議程。以前村里開會,不管大事小事,黨員的不是黨員的,都一塊兒談,一塊兒扯,講完了大伙兒就散伙,會后把交代的事完成就得了。

      那晚散會后,龔照琴書記回到家里到處翻箱倒柜找文件找議程。

      那晚散會后,時鵬書記回到住處到處翻書翻提包翻電腦找議程。

      ——這是幫扶隊駐村后第一次組織村里全體黨員開會的情景。


      時鵬回憶說,說實話,那會兒他自己也不知道開黨員會的“很正規的”議程是什么。以前自己在機關開會,作為普通黨員,只參會,從沒主持過。那天開會,他以為村里的老書記一直開這樣的黨員會,很熟悉,他把老書記做了倚靠。

      “現在想來很羞愧?!睍r鵬說?!白鳛轳v村第一書記,我一上陣就失了職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從那以后,時鵬夜以繼日地啃黨建的書,也不斷向上面的黨組織請教。他說,既然從機關里出來了,既然到農村做了駐村第一書記,就得有個書記的樣兒。以前自己在單位做專利審查員,開會聽聽就行,現在可不行。

      后來他才知道,駐村幫扶前,農村里原來根本就沒有開黨員大會這一說。農村的黨員雖然入了黨,可從來沒有參加過組織生活。黨員家里沒有黨旗,甚至連胸前戴的黨徽也沒有。在倉關峪,是因龔照琴在村里的群眾基礎好,有威望,一喊大伙兒都來,在別的村,有的黨員開會喊都喊不攏來,還戲稱,干部跟我買包煙就來。

      時鵬作為駐村第一書記,愈發覺得肩上的擔子重起來。

      這也是后來倉關峪村為什么周一雷打不動開例會,每次開會都有議程的起源。


      倉關峪村的黨員,后來都實行了積分管理。開會積分,務工積分。龔照琴說,時書記在村里推行的抓黨建促脫貧,確實有道理,對抓生產,對促產業,都有明顯的效果。

      對于產業,龔照琴滿懷希冀。

      這幾年,鎮里、縣里常組織他和其他的村書記一起外出學習,幫扶隊也是手把手傳、幫、帶。龔照琴說,我到過十八洞村、瀏陽縣,也到過貴州遵義湄潭縣的村里,參觀這些地方,都有很深的感慨,他們的紅黑筆量化積分管理、因地制宜農家樂、公司制度化管理等等,都有值得學習借鑒的地方。

      這幾年,每一天他站在大山里,放眼望著村莊,看到的都是一幅遼闊的宏圖。倉關峪村是大村,山林和土地都很豐富,很有文章可做。村里的產業,正熱火朝天地辦著?,F在,村里的每戶村民,都已經從窮日子里突圍了。路通了,錢包也鼓起來了,鄉親們的日子,越過越紅火。

      他說,這一切,都得感謝國家知識產權局駐村幫扶工作隊。感謝中國共產黨。


      東方,太陽緩緩升起,霞光一道道散開,天邊露出一片瑰麗。村莊的天色越來越亮,越來越亮。林間,鳥兒在歡唱。倉關峪村的田地里,到處是村民的歡聲和笑語。

      天地間,一片欣欣向榮。(作者系張家界市作協副主席,毛澤東文學院首批簽約作家)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草莓秋葵菠萝蜜黄瓜丝瓜苹果